鱼鳞图给了土地“身份证”之后 土地是不是也可以流动起来?

国内
7阅读

四川鱼鳞图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供图

“五一”假期后,成都农交所新都农村产权交易中心对农业农村部土地经营权流转网签制度试点的筹备工作提了速。这项工作既能推动土地经营权规范有序流转,又能遏制耕地“非农化”和防范耕地“非粮化”。新都区农业农村局农经中心主任刘英透露,目前正在制订方案。

在四川省社科院研究员、博导郭晓鸣看来,在农村土地经营权流转管理方面,成都“动手早、覆盖广、改革到位”。

农村土地经营权流转,被视为农业生产方式转换的关键性基础工作,成都的优势在哪里?这个基础对于持续推进的农村土地经营权改革,意味着什么?

一张由四川企业研发的电子鱼鳞图揭开了谜底。

四川在线记者张红霞

国博收藏,鱼鳞图价值何在?

一张A4纸上,紫红色的线条平直弯折,拉出一片田野的疆界。疆界里,落着若干个红色的印迹,犹如斑驳的鱼鳞,还有若干小的人头像散在各处……这就是全国第一张现代鱼鳞图——都江堰市柳街镇鹤鸣村八组权属界限图,由中国国家博物馆馆藏。

从某种意义上说,鱼鳞图是世界上最早的“地理信息系统”,始于唐、兴于明,记录了每块土地的权属、面积、四至,迄今已有约1200年历史。

入了国博的鱼鳞图被视为现代鱼鳞图,成都是其始发地,有两个表现方式,一个是鹤鸣村村民领到的纸质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书,一个是汇入农村产权交易所数据库的电子鱼鳞图。

“2008年,受政府所托,我们为鹤鸣村制作用来确定农村土地和不动产产权的土地登记系统。”四川鱼鳞图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负责人罗旭斌介绍,当年组建的5人小团队在半年内完成了中国首张现代鱼鳞图——鹤鸣村土地登记系统的绘制工作,图册与古代鱼鳞图神似。

这张鱼鳞图被视为土地的“身份证”,怎么理解它的作用?成都市农经站副站长杨洋解读:鱼鳞图就是代表每一块土地的权证,类似于给房屋办房产证。由于土地是农业生产的基本生产资料,所以“权属清晰才能流转顺畅”,流转顺畅才能让最能发挥土地价值的人来使用这块土地。

“这个证件虽小,却有革命性的意义”,郭晓鸣全程参与成都农村产权制度改革,他说鱼鳞图使土地产权得以明晰,让市场发挥优化配置资源的作用。

成都累计颁发各类农村产权证书逾1000万本

让每块土地都拥有自己的“身份证”,2013年,中央一号文件开始推动全国农村土地确权,测绘鱼鳞图市场迎来了井喷式发展——目前,四川鱼鳞图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为全国31个省区市提供服务。

2017年5月中旬,简阳市普安乡连山村村民领到了自家农地的鱼鳞图——简阳市第一本农村集体土地所有权不动产权证书、集体建设用地(含宅基地)使用权及房屋所有权不动产权证书、林权不动产权证书及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书、农村小型水利工程所有权证书、农村小型水利工程使用权证书等七种证书。

10年间,从鹤鸣村承包地“一证”确权到连山村“七证”确权,成都持续推进农村产权制度改革,做到了为每块土地都办理了“身份证”。来自成都市农业农村局的数据表明:自2013年中央一号文件开始推动全国农村土地确权至今,成都市累计颁发各类农村产权证书1000万本以上,其中颁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209.3万本,颁证率99.5%。

鱼鳞图数据库建起来了,将来怎么发展?“鱼鳞图是土地测绘与调查前期采集的数据,数据的后期管理与深度应用是鱼鳞图更大的市场。”罗旭斌认为,全国鱼鳞图市场测绘是个千亿级市场,后期应用将有1500亿元的巨大市场空间可发掘。

颁证确权后的农村土地释放出什么能量?

农村土地通过确权有了“身份证”,有什么意义和价值?

“农村土地确权过程积累了大量宝贵的地理信息和人口数据,构筑了现代农业数字化的基础。”郭晓鸣认为,鱼鳞图的突破,为成都农业生产方式转变提供了基础。

土地有了“身份证”,是不是就可以像人一样流动起来,地尽其力地尽其用?杨洋的回答是肯定的。

“三权分置”是在鱼鳞图基础上推进的重大改革举措——成都确定了“落实所有权、稳定承包权、放活经营权”的原则,土地经营权由此释放出巨大能量——

土地经营权实现有价流转,告别过去农地“碎、小、散”瓶颈、形成规模经营,同时,释放出巨大的资本价值:去年底,成都农村产权交易所与全省20个市州、123个区(市)县实现了交易信息联网运行,累计交易各类农村产权2.26万宗,成交金额1273.75亿元。

村民通过出租、入股等方式从田地上解放出来,催生出2万余名农业职业经理人,在全国率先探索出“土地股份合作社+农业职业经理人+农业综合服务体系”为核心的“农业共营制”,有效破解了“谁来种地”“谁来经营”“谁来服务”的难题。

与此同时,成都创新设立了耕地保护基金,配套落实粮食适度规模经营补贴,切实防范耕地非农化、非粮化风险。

此外,成都探索构建农村产权抵押融资“六大体系”,在全国率先探索土地流转履约保证保险和土地流转收益保证保险,该机制被写入2017年中央一号文件。

“可以说,通过给土地办理‘身份证’,成都农村产权制度改革取得了‘点上突破,面上开花’的成果。”杨洋说,下一步,成都将以“解剖麻雀”方式研究和探索“放活土地经营”。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精选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