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伴侣|“蝴蝶”翅膀下,他们这样移栽珍稀植物

社会
2阅读

花博会开幕首日,世纪馆的一双“蝴蝶翅膀”,成为园内的热门景点。被誉为“活血圣药”的龙血树、茎秆粗壮的象腿树、造型独特的霸王鞭、姿态优雅的鹤见兰……不少游客在奇花异草前驻足流连。辛勤付出受到肯定,连续忙活多日的工作人员心中都充满激动,负责西馆施工的上海植物园绿化工程有限公司工作人员潘超,就是其中一员。

图说:“丛林秘境”展厅。杨建正 摄

世纪馆西馆的6个展厅中,有2个在露天室外——“丛林秘境”,择取雨林的生境片段,营造秘境、深潭的雨林生境;“沙谷绿洲”,择取热带岩谷的地貌环境,展现仙人柱、仙人球、芦荟等热带干旱地区的植物变化。蝴蝶翅膀里“别有洞天”,让游客啧啧称奇;而前期的筹备布展,却是一项不小的挑战。

上海多雨,工期紧张,加上不少基础建设施工也在同步进行,如何将珍稀植物毫发无损地移栽到理想位置?“我们要考虑到不破坏已建成的地形地貌,同时让大型器械留出足够空间便于操作,这是非常有难度的。”为此,潘超与同事们挖空心思,想了不少办法。

比如,备受关注的“见血封喉”箭毒木,当时用了一台50吨重的吊机,将树干部分整体吊起来。大树的底部还绑着一颗土球,要精准落到指定点位,不仅需要挖机帮忙,还要靠人工扶正。“并不是种下去就可以了,我们还需要调整它的方向,所以你在这里看到的每一种植物的造型与位置,都是精心设计过的。”潘超说。

图说:大腹木棉。杨建正 摄

让潘超印象最深的是大腹木棉。这种树的树干呈酒瓶状,世纪馆内移栽的这棵树,需要3人才能合抱。“那天还下着雨,雨水更加重了土球的重量,我们花了4-5小时才将它种下,非常不容易。”潘超说,“树木种下去以后,我们对花坛的位置与大小也进行了调整。”

在施工与布展过程中,类似的问题不计其数。“我们克服了许多困难,才能呈现出今天最好的模样。”花博会开幕期间,潘超与同事还负责对馆内珍稀植物的照顾养护。

上海人潘超原本住在市区,从年初开始,他就扎根崇明,有时甚至一个月才能回家一次。但每日与花草相伴,一想到能让更多人欣赏到这些“神奇宝贝”,这段时间,他忙碌却也快乐着。

新民晚报记者 杨洁 我要爆料 联系电话:021-22899999新民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精选推荐

随机推荐